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律师团队
联系我们

电话:18551620551

邮件:xiejuan811@163.com

地址: 南京市建邺区嘉陵江东街新城科技园科技创新综合体B5栋13、14层

【以案说法】雇主责任险,学这篇案例就够了!

发布时间:2020-12-08

01问题提示

以《(2017)苏民再42号》相关案件讨论在赔偿责任范围内雇主可就同一雇员向保险公司投保多份雇主责任险的法律问题。

02裁判要旨

1.雇主责任保险的保险标的为雇主对其雇员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受益主体为雇主,因此属于财产保险中的责任保险。

2.财产保险中的重复保险指投保人对同一保险标的、同一保险利益、同一保险事故分别与两个以上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且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保险。雇主就同一雇员的损害赔偿责任向同一保险人投保多份雇主责任保险,不属于重复保险,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

3.保险公司应当审核雇主责任保险合同所附雇员名单,对于同一雇员重复出现的名单,保险公司予以确认并出具批单后即表明其同意投保人为该雇员投保多份雇主责任保险,在保险金总额不超过雇主已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应依约理赔。

03基本案情

上海顺胤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顺胤公司)诉称:2013年6月14日,上海顺胤公司在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购买112份雇主责任险,其中上海顺胤公司为员工肖由金购买了两份上述保险,2013年10月23日,肖由金在施工作业中死亡,上海顺胤公司向其亲属赔偿65万元,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拒绝依据保险合同赔付,故请求判令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支付保险理赔款40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辩称:对于上海顺胤公司主张的保险合同关系不持异议,对于上海顺胤公司所主张的施工事故事实亦不持异议,但根据保险合同约定,每人死亡的赔偿限额为20万元,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同意赔偿20万元并未拒赔,故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不承担诉讼费。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6月14,上海顺胤公司在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投保雇主责任险,约定被保险人为上海顺胤公司,保险期间自2013年6月18日0时起至2014年6月17日24时止,投保雇员总人数112人(保险合同所附《顺胤保险人员名单》载明112名雇员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名单无重复),每人死亡赔偿限额20万元,累计事故赔偿限额2800万元。总保费3.36万元。合同特别约定条款载明:每人死亡赔偿限额20万,每人伤残赔偿限额20万。6月19日,上海顺胤公司依约缴纳了保费3.36万元。

上述保险合同所附《平安雇主责任保险(2008版)条款》载明:“第一条 本保险合同由保险条款、投保单、保险单、保险凭证以及批单组成。……第三条 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的雇员在其雇佣期间因从事保险单所载明的被保险人的工作而遭受意外事故或患与工作有关的国家规定的职业性疾病所致伤、残或死亡,符合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可认定为工伤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不包括港澳台地区法律)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一)死亡赔偿金 按保险单约定的每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计算死亡赔偿金额。……第八条 赔偿限额包括每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每人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和累计赔偿限额,由投保人与保险人协商确定,并在保险合同中载明。……第十七条 投保人应在投保时列明被保险人雇员名单,对发生保险事故时未列入名单的雇员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发生名单变动时,投保人、被保险人应在新增人员开始工作后五日内通知保险人办理批改手续。否则,对于新增的雇员发生的索赔案件,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第二十六条 发生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失,保险人按以下方式计算赔偿:(一)无论发生一次或多次保险事故,保险人对被保险人的单个雇员所给付的死亡赔偿金、伤残赔偿金和误工费用之和不超过每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

同年6月26日,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出具编号尾号为“979”的批单(以下简称979号批单),载明:“本公司同意将保险单项下的保险雇员从2013年6月26日起进行人员变更,29人换29人,增加4人,加收保费1200元。”批单所附《顺胤保险人员名单》显示,在上海顺胤公司初始提交的112人名单中,29人名字后标注了“离职”,在112人初始名单之后另附增加33人名单,肖由金的名字在初始名单中列第43号,在增加人员名单中列第24号,新增人员名单中肖由金等19人与原名单重复,另外,新增名单中的第7号与第33号为同一人。共有20人存在名单重复的情况。

同年10月22日,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出具编号尾号为“685”的批单(以下简称685号批单),载明:“本公司同意将保险单项下的保险雇员从2013年10月22日起进行人员变更,7人换7人。” 该批单所附《顺胤保险人员名单》显示,除被更换的7人外,该名单上所载其他人员亦发生变更,但人员总数仍为116人次,且仍然存在肖由金等多人名单重复的情形,在该名单中肖由金的名字在第31号、第53号各出现一次。

同年10月23日,上海顺胤公司的雇员肖由金在施工过程中不慎坠落身亡。10月29日,上海顺胤公司与肖由金的亲属签订赔偿协议,约定由上海顺胤公司一次性赔偿死者亲属62万

04裁判结果

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0日作出(2014)园商初字第2616号民事判决: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向上海顺胤公司支付保险理赔款40万元。宣判后,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提出上诉。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28日作出(2015)苏中商终字第00408号民事判决:一、撤销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2014)园商初字第2616号民事判决;二、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上海顺胤公司保险理赔款20万元,并退还上海顺胤公司保险费300元。二审判决生效后,上海顺胤公司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16日作出(2017)苏民再42号民事判决:一、撤销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苏中商终字第00408号民事判决;二、维持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2014)园商初字第2616号民事判决。

05法院认为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1.本案是否属于保险法规定的重复保险,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是否错误;2.本案中保险合同是否变更;3.如果合同变更,上海顺胤公司能否就同一雇员投保两份雇主责任险并获得理赔,即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应就肖由金死亡支付的雇主责任险保险金是20万元还是40万元。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重复保险的投保人应当将重复保险的有关情况通知各保险人。重复保险的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的总和不得超过保险价值。除合同另有约定外,各保险人按照其保险金额与保险金额总和的比例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重复保险的投保人可以就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部分,请求各保险人按比例返还保险费。重复保险是指投保人对同一保险标的、同一保险利益、同一保险事故分别与两个以上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且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保险。”据此,重复保险系投保人就同一保险标的、同一保险利益、同一保险事故分别与两个以上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且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保险。其立法目的在于,在重复保险的情况下,由于几个不同的保险公司就同一事项进行保险,各保险公司之间并不当然共享投保信息,可能不了解投保人在其他保险公司的投保情况,发生保险事故后,如果各保险公司分别基于各自的保险合同对被保险人理赔,被保险人得到的赔偿金总额可能高于保险价值,从而取得不当利益,甚至诱发骗保等道德风险,为了防止不当得利和道德风险,上述法律规定对财产保险中的重复保险进行了限定,并要求投保人履行将重复保险的有关情况通知各保险人的义务。本案中,上海顺胤公司仅与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一个保险人签订保险合同,且保险金额未超过上海顺胤公司实际承担的雇主责任赔偿金,因此,本案不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重复保险,二审判决认定本案系重复保险,上海顺胤公司未将重复保险的情况明确通知保险人违反法律规定,属于法律适用错误。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首先,本案保险合同在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出具979号批单时已发生变更,并实际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条规定:“投保人和保险人可以协商变更合同内容。变更保险合同的,应当由保险人在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批注或者附贴批单,或者由投保人和保险人订立变更的书面协议。”《平安雇主责任保险(2008版)条款》第一条约定,本保险合同由保险条款、投保单、保险单、保险凭证以及批单组成。据此,批单是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保险合同可通过在保险单或其他保险凭证上附贴批单的形式进行变更。本案中,虽然保险单第15条特别约定每人保险限额为20万元,但该保险单所附初始《顺胤保险人员名单》中112名雇员并无人名重复,肖由金仅在该名单中出现一次,保险费用系按照每人300元收取,共计3.36万元。此后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出具的979号批单载明《顺胤保险人员名单》发生变更。该批单所附人员名单中包括肖由金在内的20名雇员出现两次,共40人次,占116人次的34.48%。保险公司对如此显见的人员名单重复情形并未提出异议,仍出具了批单,并按新增4人次增收了相应的保险费1200元,表明其同意上海顺胤公司就同一雇员投保多份雇主责任险,因此,上海顺胤公司与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之间已就变更保险合同达成一致意见。

其次,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出具685号批单,进一步证明其同意上海顺胤公司就同一雇员投保多份雇主责任险。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在出具979号批单后,上海顺胤公司依据公司雇员变动情况再次向保险公司提交新的雇员名单,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出具了685号批单,该批单所附《顺胤保险人员名单》载明的雇员人员虽然发生变动,但仍存在多人名单重复的情况,而人次数与979号批单所附人员名单一致,保险费用未发生变化。由此亦可见,保险公司系根据上海顺胤公司提供的雇员名单载明的人次数收取保费并承保,而非仅依据该名单载明的雇员人数收取保费并承保。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对于雇员名单再次出现人员重复的情况亦未提出异议,仍出具批单,进一步证明其同意上海顺胤公司就同一雇员投保多份雇主责任险,双方当事人已变更保险合同相应内容的事实。

因此,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认为其与上海顺胤公司之间并未就肖由金投保两份雇主责任险达成一致意见,其对变更后的雇员名单盖章确认系合同履行过程中的意思表示,并非合同订立时的意思表示,该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作为专业的保险企业,在缔约和履约过程中应秉持诚信原则,在其就上海顺胤公司提供的变更后的雇员名单进行审核并出具批单的情况下,涉案保险合同即发生变更。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根据《平安雇主责任保险(2008版)条款》第三条的约定,本案中的雇主责任保险是指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的雇员在其雇佣期间因从事保险单所载明的被保险人的工作而遭受意外事故或患与工作有关的国家规定的职业性疾病所致伤、残或死亡,符合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可认定为工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不包括港澳台地区法律)被保险人应承担经济赔偿责任的情况下,由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的保险。该险种的保险标的为被保险人对其雇员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属于财产保险中的责任保险,并非人身保险,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受益人)为雇主而非雇员。由于雇主就同一雇员投保多份雇主责任险能够获得较高的保险金,有利于提高其向受伤害雇员承担经济赔偿责任的积极性,雇员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更加有效地保护,因此,在保险金总额不超过保险价值的情况下,法律并不禁止雇主就一名雇员投保多份此种保险。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已就变更保险合同内容达成一致意见,该变更后的保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上海顺胤公司已经就肖由金的雇主责任投保两份雇主责任险,并支付相应保险费,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应在保险事故发生后依约履行赔付义务,在不超过本案保险价值的情况下,按照每份20万元的保险限额向上海顺胤公司支付两份保险金。在肖由金发生事故后,上海顺胤公司已向肖由金家属赔偿62万元,由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向上海顺胤公司支付40万元保险金,并未超出上海顺胤公司承担的雇主赔偿责任,即该保险金未超过本案的保险价值,因此,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应向上海顺胤公司支付保险金共40万元。

综上所述,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有不当,其裁判结果不利于调动雇主投保雇主责任险的积极性,限制了雇员在履职过程中受到伤害后及时获得救济的途径,不利于保护其合法权益,故应予以纠正。一审判决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向上海顺胤公司支付40万元保险金正确,予以维持。

06案例评析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国保险业就已开展雇主责任保险业务,但该险种在早期的保险实务中未得到广泛运用。近年来,企业为了减轻自身经营风险,同时也为了有效保障其雇员的合法权益,投保雇主责任保险的情形明显增多,由此引发的纠纷也逐步显现,成为人民法院受理的一类新型案件。实务中关于该险种属于财产保险还是人身保险,雇主能否就一名雇员的损害赔偿责任投保多份雇主责任险等问题亟需统一认识。上述案例反映了实践中比较典型的几个问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一、该案中的保险系雇主责任保险,该险种属于财产保险中的责任保险,并非人身意外伤害保险。

实践中,有些企业为员工投保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而有些则投保雇主责任保险,裁判类似案件过程中存在将两个险种相混淆的情形,因此,有必要将两者加以区分。

雇主责任保险通常是指雇主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在其雇员从事保险合同列明的工作内容时遭受意外事故所致伤残或死亡或患与工作有关的国家规定的职业性疾病,雇主根据依据法律规定以及劳动合同约定应承担赔偿责任时,由保险人就雇主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承担责任的保险。本案中的保险合同条款对于雇主责任保险也有明确界定,即指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的雇员在其雇佣期间因从事保险单载明的被保险人的工作而遭受意外事故或患与工作有关的国家规定的职业性疾病所致伤、残或死亡,符合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可认定为工伤,被保险人应依法承担经济赔偿责任的情况下,由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的保险。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是指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在被保险人遭受意外伤害并由此致残或死亡时,由保险人依约向被保险人或受益人给付保险金的保险。

根据上述定义,雇主责任保险与雇主为雇员投保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主要区别如下:1.保险标的不同。雇主责任保险的保险标的为雇主对其雇员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保险标的为雇员本人的生命和身体健康;2.受益主体不同。雇主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受益人)为雇主,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虽然投保人为雇主,但被保险人(受益人)为雇员;3.适用法律不同。雇主责任保险属于财产保险中的责任保险,适用保险法中关于财产保险的相关规定,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则属于人身保险,适用保险法中关于人身保险的相关规定。

二、在不超过保险价值的情况下,雇主可以就同一雇员的损害赔偿责任投保多份雇主责任保险。

在审理保险案件的过程中,经常发现当事人甚至是办案法官存在对重复保险概念不清,以及认为财产保险不得重复投保等认识上的误区。保险法对于重复保险有明确定义,即指投保人对同一保险标的、同一保险利益、同一保险事故分别与两个以上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且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保险。其构成要件为:1.投保人为同一保险标的、同一保险利益、同一保险事故投保;2.投保人分别与两个以上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3.多份保险合同的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在重复保险的情况下,由于几个不同的保险公司就同一事项进行保险,各保险公司之间并不当然共享投保信息,可能不了解投保人在其他保险公司的投保情况,发生保险事故后,如果各保险公司分别基于各自的保险合同对被保险人理赔,被保险人得到的赔偿金总额可能高于保险价值,从而取得不当利益,甚至诱发骗保等道德风险,为了防止不当得利和道德风险,保险法对财产保险中的重复保险进行了限定,并要求投保人履行将重复保险的有关情况通知各保险人的义务。该案中上海顺胤公司仅与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一个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保险公司明知或应当知道上海顺胤公司为同一雇员投保多份雇主责任险的情况,且保险金额未超过保险价值,因此不属于法律规定的重复保险,二审判决认定该案属于重复保险错误。

由于雇主就同一雇员投保多份雇主责任险能够获得较高的保险金,有利于提高其向受伤害雇员承担经济赔偿责任的积极性,雇员在履职过程中发生事故后,其损害能够得到及时有效地赔偿,其合法权益能够得到更加有效地保护,因此,在保险金总额不超过保险价值的情况下,法律并不禁止雇主就一名雇员投保多份此种保险。

三、保险公司对于投保人提供的雇员名单应予审核。

保险合同各方当事人在合同订立、履行过程中均应秉持诚信原则。保险公司对于投保人提供的雇员名单有审查义务,其一旦确认该名单,该名单即应成为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对各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案例中,在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对上海顺胤公司提供的变更后的雇员名单予以确认并出具批单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已就上海顺胤公司为肖由金等人投保两份雇主责任险达成一致意见,该保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均应依约履行义务。上海顺胤公司已依约支付两份保险费,且保险事故发生后已向肖由金家属赔偿62万元,平安保险苏州分公司应依约履行赔付义务,在不超过保险价值(即上海顺应公司已承担的62万元赔偿责任)的情况下,按照每份20万元的保险限额向上海顺胤公司支付两份保险金共40万元。

07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1、第二十条 投保人和保险人可以协商变更合同内容。

变更保险合同的,应当由保险人在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批注或者附贴批单,或者由投保人和保险人订立变更的书面协议。

2、第五十五条第三款 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保险价值。超过保险价值的,超过部分无效,保险人应当退还相应的保险费。

3、第五十六条 重复保险的投保人应当将重复保险的有关情况通知各保险人。

重复保险的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的总和不得超过保险价值。除合同另有约定外,各保险人按照其保险金额与保险金额总和的比例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

重复保险的投保人可以就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部分,请求各保险人按比例返还保险费。

重复保险是指投保人对同一保险标的、同一保险利益、同一保险事故分别与两个以上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且保险金额总和超过保险价值的保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谢娟律师家事团队正式亮相啦!

咨询电话点击拨打1855162055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