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律师团队
联系我们

电话:18551620551

邮件:xiejuan811@163.com

地址: 南京市建邺区奥体大街68号新城科技园国际研发总部园5A栋1层、4层、11-12层

“假离婚”?小心“被离婚”!

发布时间:2020-12-09

Q:谢律师,为了买房我可以随便写个离婚协议书去民政局跟老公假离婚吗?

谢律师:NO!NO!NO!就怕“假离婚”最后变成“真离婚”!法律从未承认有“假离婚”之说!行政程序的协议离婚就以离婚登记为准,你一旦跟老公去民政局办了离婚证,“随便写”的离婚协议书就生效了,依法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不得随意解除。小心被“离婚”!不信,你看下面这个真实案例!

案情简介

(2014)秦民初字第4307号

原告陈某甲诉称,原、被告于××××年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被告先后购买房屋两套,分别为雨花台区应天花园xx幢108室(以下简称应天花园房屋)、秦淮区石鼓路xxx号5幢404室(以下简称石鼓路房屋)。2007年儿子结婚,故原、被告协商将石鼓路房屋交由儿子实际使用,原、被告居住在应天花园房屋内。2013年因儿子家庭经济出现问题,原、被告协商将应天花园房屋出售,换置为两个小的住宅,其中一套出租补贴儿子生活。2013年9月,原、被告以119.6万元出售应天花园房屋,以57万元购买鼓楼区建宁路绿城花园9号xx室房屋(以下简称绿城花园房屋)一套,余款由被告保管。2014年4月,被告告知原告南京限购,如需购买第二套房屋最好以假离婚形式办理,原告经不住被告要求,双方于2014年5月19日办理离婚。但是在办理离婚手续第二天,被告就故意制造矛盾将原告赶至儿子家居住。同年8月3日,儿子得知被告在一男子配合下将绿城花园房屋出租。原告认为,被告以假离婚的形式购买第二套房,欺骗原告解除婚姻关系,其行为已构成欺诈。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撤销原、被告于2014年5月19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中第二项及第三项。

被告郭某辩称,原、被告在2014年5月19日签订了离婚协议,对财产的分割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且该离婚协议经民政局盖章确认,合法有效,对双方均有约束力,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

法院查明

(2014)秦民初字第4307号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年登记结婚,××××年××月××日育有一子陈某乙。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有两套房屋,一套位于本市秦淮区石鼓路xxx号5幢404室,由陈某乙居住使用;另一套位于本市雨花台区应天花园695号xx幢108室,由原、被告共同居住使用。2013年底,原、被告出售应天花园房屋后购买绿城花园房屋,由原、被告共同居住。

2014年5月19日,原、被告在本市秦淮区民政局协议离婚,并签订离婚协议书一份,协议书中约定:“陈某甲与郭某自愿离婚,经商定达成如下离婚协议:一、婚姻存续期间,购置南京市秦淮区石鼓路xxx号5幢404室、南京市鼓楼区建宁路55号绿城花园9号xx室,共两套房产。石鼓路房产归陈某甲,绿城花园房产归郭某。二、石鼓路房产估价壹佰叁拾万元,绿城花园房产柒拾万元,两套房产估计时价共贰佰万元。按公平分配、占多补少原则,陈某甲补偿郭某叁拾万元。三、陈某甲补偿郭某这叁拾万元,办理离婚手续后,因目前无力一次性补偿,由陈某甲每月15日前,按月偿还贰仟伍佰元,打入工商银行郭某账号:62×××25,如郭某换卡,及时通知陈某甲。陈某甲手机号码更换,及时通知郭某,直到2024年偿还完叁拾万元为止。”

审理中,双方就离婚协议的法律效力形成争议焦点。

原告陈某甲主张双方的离婚协议是在被告蓄意欺诈的情况下签订的,并就其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离婚协议书一份,证明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只约定了房屋而没有约定其他财产,不符合常理;且石鼓路房屋一直是由儿子实际居住,将该套房屋与绿城花园房屋进行价格置换不符合实际。2、南京市存量房买卖合同复印件,证明绿城花园房屋购置价格为53万元,协议中对绿城花园房屋的购房款不符合真实情况。3、房屋抵押合同,证明应天花园房屋出售价格为1196000元,扣除购买绿城花园房屋、装修和给儿子的补贴,还应余不少于50万元。4、楼梯改造照片3张,证明原、被告精心装修了绿城花园房屋。5、证人证言,证人陈某乙称石鼓路房屋之前一直由其居住,2014年5月原告搬至该房屋与其一起居住;原、被告之前虽有吵闹,但是并没有闹到离婚的地步。

被告郭某对证据1、2、3、4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辩称原、被告截止离婚时只有两套房屋;绿城花园房屋购买后经装修,价格肯定应高于购得价格,故离婚时双方协商该房屋价格为70万元并无不妥;买卖房屋剩余款项扣除所缴契税、装修费用及给儿子的费用还剩40万元;证人陈某乙作为原、被告的儿子,称不知道父母有矛盾,但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没有夫妻矛盾。

被告郭某主张离婚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并就其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离婚证,证明双方已经离婚。2、离婚协议书,证明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合法有效,对双方都有约束力。3、2004年欠条一张,证明原、被告在2004年就感情破裂。

原告陈声明对证据1、2真实性予以认可;证据3中第一段和第二段字迹不同,对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与双方离婚没有直接关系。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离婚证、离婚协议、房地产抵押合同、存量房买卖合同、照片、欠条、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

法院认为

(2014)秦民初字第4307号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因履行上述财产分割协议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八条规定“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的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分割。”《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本案中,原告陈某甲与被告郭某在本市秦淮区民政局协议离婚,并签订离婚协议,该离婚协议已经民政部门审查,依法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不得随意解除。且双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协议离婚的法律后果应当明知,故原告陈某甲所称“假离婚”并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现原告陈某甲主张在该离婚协议订立时被告郭某对其存在欺诈等违法行为,依法应负有举证责任,并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但其提供的房屋抵押合同、存量房买卖合同、照片和证人证言等证据均非直接证据,证明力不足,不足以证明被告郭某存在欺诈等违法行为。

与一般民事合同有所不同,离婚协议是当事人为离婚达成的一揽子协议,其中包括身份关系的解除和财产处理等内容,且身份关系的解除和财产处理存在一定的关联性。当事人在财产处理时除了考虑经济利益外,还可能掺杂一些感情因素,一方或双方会作出一些有条件的让步,故不能以等价有偿作为衡量离婚协议是否公平的唯一标准。本案两套房屋均系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虽石鼓路房屋实际由原、被告儿子居住,但据此并不能以显失公平为由撤销双方关于房屋分割的约定。双方之间如还有其他财产未分割,可以协商处理,协商不成可以就未分割财产另行起诉。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某甲的诉讼请求。


咨询电话点击拨打18551620551
TOP